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马现仓讲述战

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马现仓讲述战

时间:2020-03-21 11:3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编者按 :一个多月的战地救援,他们都经历了什么?请听陕西省第二批援助武汉医疗队队长、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马现仓的讲述。 我们是陕西省第二批援助武汉医疗队,一共121名队员,来自陕西省41家单位。除我们陕西医疗队以外,还有一部分武汉协和医院的医护人员,也就是说,我们是来自于不同单位、不同岗位、不同专业、不同工作习惯和诊疗模式的医务人员,在紧急情况下组建的医疗队。 说实话,其实刚来的时候,压力还是非常大的。我们是2月初到达武汉的,也是武汉形势最严峻的时候。当时我们面临三项工作任务,一是执行 应收尽收,应治尽治 ,所以我们需要在短期内克服各种困难,因地制宜,尽快收治更多患者。二是需要提高治愈率,降低病亡率。这个病是一个新生的疾病,我们还不是非常了解,而且我们收治的都是危重症患者,面对社会的期望,压力还是很大的。三是在工作的同时,要避免一线医护人员出现感染,做到安全防护。作为一名领队,如何做好这三条,尤其是要保护好每一名队员,保证每一名队员不被感染、把他们安全地带回去,一度是我最大的压力。 我们要求每名队员除了在自己房间的清洁区以外,在任何地方都必须要戴口罩,要特别注重手卫生,不得私自出门,不得私自会客,不得相互串门,不得在自己的房间之外吃东西 还有,要求房间设置污染区、缓冲区和清洁区等一系列严格的措施,我们内部称为 八大铁律 。新冠肺炎是一个传染性非常强的疾病,大家对此都有非常大的恐惧心理。另外,由于要穿厚厚的隔离服和防护服,对大家的体力也是非常大的消耗,这些都会对大家的身心健康造成很大影响。刚来武汉时,有的队员进舱(污染区)后,出现了恶心、呕吐的症状,我们就让其赶紧出舱(污染区),后来经过判断,发现是由于高度紧张以及劳累引起的。另外有一名队员,她工作了一会儿后感觉有点晕,并且全身疲乏无力,测了血压等生命体征后,我们判断也是由于高度紧张加上疲劳引起的。所有医疗队员到达武汉后所面临的压力是我们普通人难以想象的。我们要求首先保障睡眠和营养均衡,最严格的防护也能最大程度减轻大家对被传染的心理压力。另外,要大家学会表达,鼓励大家每天跟家里人保持联系,也教大家一些放松的技巧。 同时,我们是危重症患者收治定点医院,每位患者都是被封闭治疗的,没有陪护,没有家人,还要求我们每一位医护人员都要注重对患者的人文关怀。针对有心理问题的患者,还要加强心理疏导。我印象非常深刻,在我们危重症病区里有一对老夫妻,他们没有住在同一病房里。医护人员发现这种情况后,甘当信使,每天帮他们传递互相的牵挂。2月14日情人节,这位大叔想送大妈一个礼物,我们的医护人员就替这位大叔买了一束花送给了大妈,大妈当时非常感动。这些都极大地增强了他们治疗的信心。令人非常高兴的是,目前这对老夫妻都已被治愈,而且两人在同一天出院了。 好在有党中央的坚强领导、医务工作者的义无反顾,人民解放军指战员闻令而动、广大人民群众守望相助。目前,疫情应该说得到了有效控制,在武汉出现了医院 床等人 、方舱医院休舱等情况,这些充分说明了新发病例在大幅度减少,治愈患者大幅度增加。但还是需要提醒广大医护人员和民众,在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,大家千万不能放松警惕。

(责任编辑:周雨曦 审核:刁巧燕)

扫一扫分享本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