耿齐——我熟悉又陌生的先生

耿齐——我熟悉又陌生的先生

时间:2020-03-23 08:5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2019年3月与恩师耿齐在陕西国画院

耿齐——我熟悉又陌生的先生

文/王录山

昨日午后,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,我又去城北龙首原,看望恩师耿齐。

惊蛰过后,万物复苏,新的一年又开始了,古城西安的春天已经真正的到来,城南的环山路又是柳絮斜飞、花荫满地,似乎一切的美好都是在春天里,都被春天枝头占尽!抚摸着这一季春风,回首往昔,时光留不住岁月,跟随先生学画已是整整八年了!过去的日子,都历历在目,仿佛是一个又一个的昨天,清晰可见!

先生是位和蔼之人。记得第一次见先生是在2010年农历重阳节之后的一天,那年我19岁。当天陕西国画院和陕西美术博物馆共同搞了一次“名家面对面——陕西中国画名家品鉴沙龙活动”,到场的有著名人物画家王有政、杨光利,陕西国画院院长范华,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,及青年画家乔建业、王潇、耿齐。先生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,当时仅有32岁,系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陕西国画院专职画家。那天我提前到美术馆候着,等待先生的出现,因之前在学校上网时,就了解了很多先生的故事及作品,就是从未见过本人,所以今日格外激动,从早晨起来心就一直蹦蹦跳,有种莫名的欣喜,也有诸多的担心,怕到时候见不到先生,或者见到了却说不上话,或者现场人太多,我根本没有靠近的机会!

很快就到了下午三点,美术馆人潮涌动,且越来越多了,沙龙活动的主席台上也放好了座位席号,先生在最右边,对面也摆了很多观众席,有很多人已经入座,并且手里都拿着需要鉴定的作品,静静的等待着专家们的出现。下边还有空座,但我没有坐,我怀里抱着之前画的一本小册页,走到了最右边,离先生最近的位置站着等待。很快,王有政老人及其他所有的画家都入座了,活动现场的人也是挤的水泄不通,很多人都是站着的,那一年正好是艺术市场的高温上升季,名家作品一天一个价,所以台下的大部分都是收藏家及书画爱好者。活动开始了,由罗宁馆长主持,随着阵阵热列的掌声,将名家面对面沙龙活动推向了最重要的关键环节,就是私下交流鉴定时刻,藏家们个个手持作品,排队等待鉴定。由于艺术市场的火爆,艺术家的赝品是越来越多,收藏者如果没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及眼力劲儿,真的是难辨真伪。半个多小时过后,才慢慢的平静下来,鉴定活动已到尾声了,现场只有王有政老人还在为藏家鉴定作品,因为老人属于第二代长安画派的代表性大家之一,赝品最多,他每一幅都认真仔细辨认,并按藏家的要求合影留念!此时,我看到先生这边已经人不多了,便拿着我的小册页,大胆的走到跟前,当时确实内心十分紧张,刚开始说话都结巴了,手心里全是汗……“耿…老师您好!我是您的粉丝,特别喜欢您的画,今天特意来见您,我带了一本我画的小册页,想让您给指导一下!还有就是我想跟您学画,不知道可以不?”说完感觉手都开始抖了,心跳加速!先生抬头冲我微笑一下,然后接过我手上的册页,一页一页的看完了,并在册页的后面空白页上写下了:陕西国画院 耿齐 134××××××××!说到;“整体感觉不错,年轻就要多下功夫,认真学习古人,以后可以来国画院找我”!看到先生的签字和电话号码,听到先生说我以后可以去国画院找他,我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!连一句谢谢您都激动的没有讲出来,此时已经又有几个人打开了自己的藏品及画作让先生鉴定和指导,我已经被别人挤到了一边,手捧着先生签字的册页,在不远处注视着眼前这拥挤的场景,心中暗暗自喜……

也许从此刻开始,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我找到了一种归属感,是文化给我安慰;是艺术给我港湾;是先生的鼓励给我勇气!从此,艺路漫漫,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,用手中丹青,绘出属于我的大千世界!

半月后,我拿起手机,给先生发了一条短信,带着平时画的自认为比较满意的作品去国画院拜见恩师去了。农历的十月即将到来,西安的冬天是干冷干冷的,冷的人心都发凉!早晨起来,窗外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收拾完东西后,就坐上600路公交出发了,一路上想了很多问题,准备去了向先生一一请教。刚刚8点左右,我已经到大明湖畔龙首原了,下了车,穿过马路,对面就是陕西国画院,当时还没有地铁,画院的主楼上有方济众先生的题字“陕西国画院”五个金黄色的大字,画院的大门是敞开的,没有门头,只有一个门卫室,一位慈祥的阿姨上前问我:

“小伙子你找谁?”

“我找耿齐老师过来学画”

“哦!耿齐的学生呀!那进来坐一会儿吧!我这里暖和,外面太冷了,这会儿才刚刚上班,耿齐估计还没有到画室呢!”

面对阿姨说的,我也没有否认,也没有做任何回答!其实我很害怕先生不愿收我为徒。

门卫室里转着一个取暖的小太阳,一对沙发,和一个办公桌,其余地方全部都堆的是书。阿姨给我倒了一杯热水,让我先暖和暖和,一会儿再上去,说我来的太早了!还给我找来了点心,说小伙子还没吃早餐吧?刚刚话音未落,屋里的小门里又出来了一位约60多岁的大叔,冲我笑着说:第一次见你小伙子,耿齐画的好,他的画我也喜欢,跟他学能学到东西!然后叔叔阿姨都招呼着让我喝水吃点心!我被阿姨和叔叔的行为感动了,真是两位热心又善良的老人,就跟我的母亲或者某位亲人似的,对待我这个陌生的后生一点也不见外,我心中顿时涌起了热泪,来西安读书两年了,这是第一次感受到如同家人一样的温暖!我在这间小小的门卫室里,喝着热水,吃着点心,烤着小太阳,翻阅着身边的画册,耐心的等待着先生。

2012年初春 与恩师耿齐在陕西国画院首次合影

直到九点,外边扫院子的阿姨进来了,说耿齐已经上楼了,我可以上去了,并给我指出了先生画室的具体位置。我按照阿姨的指示,来到了五楼右手边第二间画室,敲了敲门,没人应答,又敲了半天,还是没有人应答,我就给先生又发了一条短信,说我已经到画院画室门上了,可半天过去了,还是没有得到回复,我只好在外面等待着!心想估计是阿姨看错了,或者是先生再考验我是不是有诚心!或者是我敲错门了,我又接着敲了隔壁的门,结果门开了,不是耿齐老师,是白霜亮老师,开门一看不认识我,问我找谁,我说找耿齐老师,他说是隔壁!接着我又敲了一遍先生的画室门,还是没有反应,已经是10点半了,我正准备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先生,可就在此时门开了,开门的却不是先生,是个小个子、略微有点胖的中年男子,他招呼我进来,我进去一看,原来里面除了先生,还有四个中年男人,先生给我说他们也是一大早就来了,刚才一直谈事情,这会儿谈完了,所以才让我进来。说完让我把带的作品挂到墙上,我带了好几幅,画室内的那四位客人也主动帮我挂画,然后先生就认真的看了半天,给我每一幅画都仔细的做了点评,还给我指出了学习方向。就在这期间,画室的门又在敲,又有客人来访!我心想作品也点评完了,先生画室又这么多人,有其他的问题,此时也不好开口说了,那就先回去吧!过几天再来拜访先生!临走的时候,先生给我找了四五本书,其中一本是他的作品集!并嘱咐说今天确实有点忙,过几天你再过来!

带着书,带着无限的感激之情我下楼了!走到院子里,门卫室那位善良的阿姨又叫住了我,说让我等一下,她走进去,给我提出一个陕西国画院的手提袋,里面装满了各种书!说她刚才看到我一直看书,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,所以她和叔叔就给我整理了一包画册和艺术论文的书,想着送给我,对我有用!阿姨和叔叔的善良,又一次感动了我!心中只有感激和感动!提着先生给我的书和叔叔阿姨给我的一大袋子书,我又坐上了600路公交车回城南了!回到宿舍,才发现一个让我不知所措又无可补救的事情,原来早上出门内心太激动,刷完牙都忘了把嘴擦干净了,一照镜子,两个嘴角都还有白色了牙膏,让人简直是哭笑不得,估计今天遇见的每一位人都看到了,丢人丢大了!

生活中所有的遇见,都是上天注定的。感恩遇见艺术,感恩遇见先生,感恩遇见门卫室的叔叔阿姨,感恩遇见每一个帮助我的人!此生我一定努力,不负自己,不负青春,不负对我好的每一位有缘之人。

又是半月后,时令已至小雪,西安城开始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,也是今年的第一场雪,整座城似乎有点回到唐朝的感觉,虽然很冷,但是有种古代诗情画意的场景,格外美丽,散发着淡淡的唐诗宋词之韵味!这半月我除了临摹古画外,还上手临摹了两幅先生的作品,又一次给先生发了一条短信,很快先生就回复了,让我后天吃完中午饭就过来。

这一天是庚寅年十月十五日,礼拜六,早早的吃过中午饭,买了一些水果,带上最近临摹的作品以及没有读懂的画论,去找先生了。到画院刚刚中午一点整,一敲门,先生就开门了,他已是吃过午饭,按约定在等我,墙上已经铺好了一张四尺整张的宣纸!画案上已烧好了一壶开水,放着一个杯子,里面有茶叶,先生的杯子里有茶!其实一路上我就想好了,这一次如果只是先生一人,那我就要把想认先生做我师父的想法说出来!进了门先生就走到了书柜和画案之间坐下来,我放下了手里的东西,跪倒在画案对面,说真心的想跟先生研习中国绘画,希望先生能收我为徒,给师父您行个礼,看到这种情况,先生连忙起身走过来双手扶起我,说你这是干啥,能让你来就是认你了!以后可不敢行这么大的礼了,我们都很年轻,我长你十三岁,以后只要你用心学习,我会认真教你的!我们一起努力,一起把画画好,把人做好,今天让你这么早过来,就是要给你示范创作的!听到先生的这些话,我就放心了!也倍感荣幸,真的在艺术的道路上,有师父了!和先生喝了一会儿茶,聊了一会我的童年和老家的故事,先生也给我聊了许多他的故事,然后他就开始创作了,边画边讲,我在先生的身旁仔细的看着,心中铭记着!

先生是河北辛集人,大学就读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,授业于著名山水家白云乡先生。来到陕西,先生画风随着地域地貌有了突破性的变化,近年来多数时间都去陕北黄土高原写生,感受自然,作品多以表现陕北及黄土高原地貌为主,大坡长岭的雪后之景多见,作品大气苍茫、厚重灵动、笔墨线条苍劲有力、变化丰富,曾得到长安画派诸多老先生的赞美。收藏界以得到先生的陕北雪色系列作品为荣。今日先生第一次给我示范,也是一幅黄土高坡落雪后的场景!只见先生拿起一直旧笔,蘸上足够的清水,然后笔尖挑墨,在宣纸的最上方下笔,随意皴擦点染,不一会儿,雪落长坡之景悠然而出,笔墨痛快淋漓,变化丰富灵动。他边画边讲到:创作是个自我抒发感情的过程,要跟着自己对生活对大自然的真实感受下笔,这样的作品能打动你的内心,只有打动了你,才有可能打动别人。接着我提了个问题,画一幅先画近景、还是中景、远景?先生您好像是没有近中远之说,任何地方都可以下笔!先生答曰:一幅画确有近景、中景及远景,一般传统作画应该从近景开始,然后依次往下画,中景可以让开近景、远景让开中景,这样是完整的一个过程!但真正的到创作,尤其是我,没有这种限制,从哪里都可以下笔,我们的目的是将画画好就是,远景也可以开始画,近景中景都可以开始,重要的是画面意境的营造和最后整体统一的收拾!李可染先生画语有言,创作就得“大胆落墨、细心收拾”,不要纠结从哪开始,也不要害怕把纸画坏了,错了、坏了、大不了就是一张纸的事情,久而久之就有收获了!如果一个人永远没有画错或者画坏的时候,那么他成不了一个真正的好画家,往往一个人的进步就是从坏画当中产生的……!就这样,边画边讲,整整一个下午,直到晚上七点左右,我才离开先生的画室,走之前,先生给我在册页上写下了一行字:为学如春起之苗,不见其增,日有所长。辍学如磨刀之石,不见其损日有所亏。愿与录山共勉之。

这一天是我人生第一次有师父的一天,是我第一次真正的见到先生创作的一天,也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么多艺术学问的一天,也是我第一次对中国山水画有了一个明确认识的一天。感恩遇见先生!

往后的日子里,先生只要有时间,他会悄悄让我过去,说明天画创作,让我过画院来学习。一次、两次、很多次,明显的我一次比一次有进步了,古人常说谁是谁的入室弟子,大概就是我这样的了吧!能进入到先生的画室,亲眼看着先生用笔用墨,看着先生创作,这样的学习,真的是最直接、最有效、最快的学习,几年下来,先生毫不保留的将所学知识尽可能的传授于我,我的每一幅作品,每次先生都仔细认真的给我剖析了,把画面中的毛病挨个挑出来告诉我,然后给我指出如何学习加强的方法和笔墨用笔技巧,几年下来,我真的感觉自己有明显的进步了,这一切都是恩师的用心教导。

后来2014年那年夏天,突然收到先生的彩信,图片上是两本好大的书,——《石涛书画全集》上下两卷,说书是先生他去北京参加活动,问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的社长要的,一共两套,他留一套,给我一套,两本书有二十多斤重,他从北京参加完活动托运过来的,让我第二天过来拿,是学习石涛的最好资料!看到短信的瞬间,我感动了,流泪了!真心的谢谢恩师,不管到哪里都想着我这个学生!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就去了画院,没想到先生比我还早,开门的时候,他已经练了好几篇书法了,每一篇都写的那么认真。我拿出了我最近画的卡纸写生和几幅大幅创作给先生看,先生表扬我有进步,但问题还是不少,他仔细的用心边找出我的问题,边给我直接在画面上修改示范,还在一边用漂亮的小楷批示了注意事项!如“山的走向 山脉”,“树的分支”,“溪水的来龙去脉”,“忘生圭角”、“山势 观山取势”等字样,有的写生作品还直接给我上色落款了,真的是感恩感动!一翻作品点评后,先生拿出了要给我的那套《石涛书画全集》上下卷,然后打开书,将书中近500幅作品,每一幅给我都仔仔细细的讲了其中的道理,及真正的大师巨匠在章法布局、墨法用笔上的独具匠心之处。先生说要学画,就得先学会如何读画,读懂一幅画之后,才能谈及临画,所以明白画中的道理才是最重要最关键的。听完先生对这近500幅作品的解读,我眼前似乎一亮,似乎对中国绘画传统派大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,对中国文化的正脉有了一个初步的理解和揣摩,才感觉自己似乎刚刚入到了艺术的这个门槛!回来的路上,双手抱着这两本沉甸甸的大书,脑子里回想着先生刚刚说过的每一句话,在地铁上我拿出了笔记本开始做下了这次先生讲课的笔记!这是一堂带我走入中国传统绘画堂奥的一节课,一定铭记于心,认真领会和传承中国画传统的审美精神,潜心学习,以求入古、高古。

先生的这堂课知识量太大,内容太丰富,以至于这么多年了,有时候有的问题,我在实际创作当中还不能够灵活运用,但也是每次翻看《石涛书画全集》时,能够从先生讲过的读画课堂中,找出根据,对比自己的作品能够找出自己的问题来!或许自己看到自己的不足和问题,这就是进步吧!

从2010年冬天到如今2019年春天,跟随先生已是整整八年多了,每次回想起先生,仿佛都是昨天,每一堂课,每一次示范都在眼前,但每次看到先生的新作,都是十分震撼人心,每次都是不一样的感觉,或许别人看不出来什么,但我知道,先生又有突破和变化了,这都归结于先生他更加的勤奋努力,每日习书临帖、每日看书读画、每日勤奋作画!能有如此一心于做学问的先生,是我一生中的荣幸!努力吧!先生都如此用功,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?

恩师、我熟悉又陌生的先生。熟悉先生,是熟悉他对艺术的严谨、对我教导的认真、对生活的热爱。先生陌生,是每次先生新作出来的陌生、是每次给我上课时发现问题的陌生、是我对先生爱好的陌生,先生养过小松鼠,先生还爱打弹弓,有点烟瘾,中间戒烟一次,但没有成功。

最后,希望在人生的道路上和艺术的旅途中,我永远有先生的批评指正,这是我最真实的幸福!祝愿先生身体健康、画艺精进,弹弓打的越来越好,百发百中!

弟子:录山

2019年3月15日夜

写于终南山下故山草堂

作品名称《西北》

作者:耿齐

作品名称《白露》

作品名称《亘古无声》

作者:耿齐

2017年初春 王录山和爱人王春英在先生画展上留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