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办摇号不挑学生,公办取消重点班,可行吗?

民办摇号不挑学生,公办取消重点班,可行吗?

时间:2020-03-20 08:50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昨天(11日),上海幼升小、小升初招生入学实施方案公布。公民同招,公办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、不设重点班,民办超额摇号。

公办取消重点班,民办摇号不挑学生,可行吗?静教院附校校长张人利说,最初该校均衡分班,曾有老师、生源因此而流失,但十多年的实践下来,学校师生和家长都很适应。

而晨报记者也回访了参加本市东南部一知名民办小学冬令营的家长:至今为止,没有一个孩子收到录取通知书。家长们悄悄地交流:“看来,这次摇号,是来真的!”

一所没有重点班的公办学校:照样高质量

1998年起,张人利担任静教院附校校长,二十多年间,他对基础教育进行深入研究,探索“蛇形分班”——按照成绩依次对学生班级蛇形排序,让每个班级的平均学业成绩都差不多,有的学生可以上名高中,有的学生可能科目不及格。就是这所不设重点班的9年一贯制学校,保持了高质量发展。

张人利说,这次上海义务教育招生政策重申不设重点班,是纠正一个违法而大家习以为常的做法。如今的教育界已经不该停留在讨论“是否设重点校、班”,而应思考“不设重点校、班,应如何做好优质均衡的教育”。

关注差异 推行“后茶馆式教学”

早在10年前,蛇形分班推行之初,为了不分重点班这事,静教院附校斗争了很久,甚至有老师因此跳槽离开,少数家长因此让孩子转到其他学校。

学生之间的差异状况真的很难解决吗?这所学校的“蛇形分班”是如何推开的?

蛇形分班的第一点,就是推出“后茶馆式教学”方法。张人利举了一个例子:初中物理课教浮力的知识,老师问孩子们军舰为什么可以浮在水面上,有人认为海水含盐量高,有人觉得军舰接触水的面积大,可能还有人认为是因为船的形状影响……

“如果仅仅告诉孩子一个浮力公式就可以解决问题吗?孩子不懂不一定是他有困难,而是你没有讲到他不懂得地方。”

差异体现在方方面面,人们更容易只关注成绩,而只关注成绩并不能在根本上解决孩子的疑惑——两个考试成绩一样的学生,错误的题目、错误的原因也不一定是一样的。

“后茶馆式教学”中一个重要的原理,就是将这种差异看做一种新的教学资源,要求“教师少讲多听,学生勤议善问”,老师课堂上通过问题设计让学生暴露出问题,促成学生之间的交流,体现“议”字的作用。

分层教学 让作业成为礼物

大约也是在近10年前,静教院附校出过这样一位学生李力(化名):小学时成绩平平,没有学过奥数,初中时突然对数学感兴趣,初三时报名参加全国高中数学竞赛获得二等奖,后到哈佛大学读书。

李力说,静教院附校给了自己两样东西:一是时间,二是学习数学的兴趣。数学课堂上,李力的老师准备了三张小纸条,给课上练习做得快又准确的学生发下去,可以研究难度更高的题目,作为一种奖励。

正是这个细节,触发了张人利设立“荣誉作业”的想法。

在静教院附校,困难学生越要减少基础作业量,因为做错的多,需要改正的题目也多,而程度好的学生除了基础作业,还会有“荣誉作业”。“在教育当中,如果我们的孩子热情受到激发,那作业也会成为一种礼物。”张人利说,分层教学,就是把作业变成礼物。

不搞全班补课 坚持个别辅导

每天下午三点半,静教院附校的学生准时放学,包括初三的学生,但老师们身边热闹起来,他们是等候个别辅导的孩子。

“即使课堂教学进行了改革,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辅导是必须的!”张人利说,毕业班早晨一间教室里会有四五个老师到位,为早到的学生进行个别辅导,晚上最迟辅导到八点才走的也有。

辅导并非只面向学习上有困难的孩子,为了满足差异化辅导需求,学校开设了“非常数学”课外辅导,只为让有兴趣的孩子们能够“吃饱”。

在推行的机制保障上,学校给老师发放绩效工资“爱心辅导费”,作为推进个别辅导工作的软件配套的措施,虽然不多,但对老师的付出要有鼓励。

特殊学生尽管只占学生中的少数,但影响很大,静教院附校专门提供特需帮助,例如对于父母离异,孩子突然情绪低落、成绩明显下滑的家庭,对多动症、自闭症、狂躁症等有特殊问题的孩子,学校提供个性方案,让他们不会“落下”。

张人利说,这十年来坚持不分重点班,就是靠打出的这组“组合拳”。

“非压榨型”学生发展更可持续

去年,在哈佛读大二的李力回静教院附校看望老师时提到:“到了国外读书后才发现,国际上的许多规则是由美国制定,这对制定者本身是更有利,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增加中国人的话语权。”

张人利还提起了数年前从学校毕业的学生王明(化名),因为学习困难,王明经常被个别辅导,每次辅导完,他都会默默把班里的桌椅全部摆整齐再离开,毕业前竞选“小队长”的感言是,临走前希望为自己所爱的班级多做一点事。毕业后他去读了中专。

在毕业典礼上,张人利对全校师生说:王明是静教院附校优秀学生,希望他以后常回来看看,母校为有这样的学生感到骄傲。

高质量的教育不是只有考上名校,每个孩子都该有他的尊严。 复旦附中校长吴坚这样评价来自静教院附校的学生:“他们在高中期间展现出良好的基本素养、学业水平,核心特点是“非压榨型”、全面发展。”

“拼命加课、补习、强化训练,在纯考试中可能会有效果,但可能‘涸泽而渔’,没有可持续性,学习动力和兴趣方面也会大大减弱,一旦遇到不顺利、暂时的挫折就会暴露出来。这在静教院附校的学生中是没有的,他们学习的自驱力很强,兴趣比较浓厚,自我发展很主动。”

冬令营回访:无一人收到录取通知

民办摇号不挑学生,可行吗?距离参加知名民办小学冬令营已过去一个半月,家长群里关于入学机会的消息似乎石沉大海。期待孩子们通过冬令营被选中的爸妈们,没有一个收到音讯。

报名通道曾一度瘫痪

时间回溯到一个多月前。

1月18日,再过一周左右就过年了。早上七点多,即将幼儿园毕业的苗苗(化名)被裹得严严实实得出门,他要赶在这一天参加这期冬令营。

开营当天,学校门口的小路很快被私家车排起的长队堵满。早晨八点刚过,保安开启校园大门,在门口等候多时的家长带着孩子涌进教学楼,逐层寻找自己被分配好的班级,学校老师也已经到位,熟练地引导孩子入座,发放材料。

四层楼26个班,每班学生在25名上下,粗略计算参加这所学校此次冬令营的孩子,约有600多名。而这数百个名额,也是要靠“抢”的。

“报名通道一开放,很快就挤瘫痪了,谁也没报上,后来隔了大概三四天,又重新报名。”

苗苗妈妈说,第二次报名通道开放时,有人提前20分钟就盯着,发动同事一起帮忙刷。“我还好单位网速快,一直刷一直刷,抢到了一个名额!很多人没报上。”

报名成功,直接网上缴费,一个娃费用是三千多元。根据学校张贴的收费信息,这所小学一年的学费杂费约在10万元左右,冬令营三千余元的报名费用对大多数想要来这里读小学的家庭来说,能选上了,就是个“入场券”的价格,没机会了,让孩子假期来玩一玩也好。

家长群由热转冷

这所学校的冬令营为什么这么火,这和家长口中的入场券有什么关系?

在家长的谈论中,记者了解到,据前几届流传的说法,这所学校每年冬令营期间,会对孩子进行筛选。活动结束后,被“看中”的会陆续收到学校的信息。参加冬令营的学生约10%可以提前拿到学校入场券。

“学校不会在明面上和你这样说。今年就更特殊,摇号加疫情。冬令营前先有宣讲,说了学校的各种优势,但到了最后,学校领导说要看今年的政策,一切都还说不准。”

5天时间,早晨8:30到下午3:45。根据课表的安排,孩子们在这里的课程包括了思维训练、英语口语、美术、音乐等等。

“老师问我家小孩住的离学校远不远。”

“可能是看上你家的娃了!”

开营之后,家长们在群里讨论学校的情况,抱着被选中的期待,老师的一言一行,都被家长拆开解读。

18日到22日,5天的冬令营一结束,23日就迎来了上海摇号“两个百分百”粗则。紧接着是疫情,学校延迟开学。

转眼,时间过去一个多月,家长群里“冷”了下来,再也没有人分享学校反馈的信息。

大家开始猜测,今年的政策应该是很严了。直到最近,一部分家长表示,孩子户籍对口的公办小学还不错,准备直接放弃摇号,投奔对口公办学校。

摇号让大家坐下来

说起摇号,苗苗妈妈说,自己身边有一些牛娃,有的上了小学早早考出考剑桥英语PEC,幼儿园就开始学习新概念。受此影响,她也曾给苗苗报了英语班,学到第二册时开始感到焦虑。

“孩子指着书,边读边哭,大量的时态问题孩子无法理解,我看着就在想干嘛这么焦虑啊?学习兴趣都要搞没了,就把她的英语班停掉了。”

摇号下不能选生源,民办的红利是否还在?苗苗妈妈告诉记者,“摇号对普通的孩子和家长来说,让大家都能坐下来,不要抢着往前赶。”

苗苗妈说,当然也有一些非常出色的孩子,早早就能全英文交流、一年级学会五年级的知识,要承认有些孩子的优秀给他们发展的机会,也要接受普通孩子揠苗助长,只会适得其反。

目前,这个冬令营没有一个孩子收到入场券,有家长认为:“看来,这次摇号,是来真的!”不过,也有家长揣测:“昨天政策出台了,民办学校也许接下来会给部分学生发‘门票’了。”

民办摇号,这些经过冬令营筛选过的孩子有可能百分百被录取吗?

市教委回应表示:不能。民办学校不得以各类考试、竞赛、培训成绩或证书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,不得以面试、评测等名义选拔学生。从招好学生,到教好学生,是本次改革的重点。